法輪功20年十個“大動作”之四:“活摘”

2019-08-02 14:33:00
轉貼

所謂“活摘”,就是“活體摘取人體器官”,用于醫學移植。“摘取”就已經冷酷,還是“活體摘取”,聽上去就慘無人道。這是法輪功在拋出“九評”等炮彈不見炸響,制造的又一個更有重量更具沖擊力的“大事件”。2006年3月,法輪功組織聲稱,位于中國遼寧省沈陽市蘇家屯區的遼寧省血栓病中西結合醫療中心,里面有1個集中營,“集中營”關押著6000多名法輪功人員,其中三分之二被割取身體器官后投入集中營內的焚尸爐焚燒,他們的身體器官隨即被非法出售到全國各地乃至境外。

這次造謠的效果出奇地好,比法輪功預想的還要好,因為事關人權,悠悠萬事,人權為大,世界大批記者蜂擁而至沈陽,要看一看這座“人間地獄”。記者們不會聽信法輪功的一家之言,他們要實地考察,憑自己眼睛說話。

法輪功造謠心切,忘記了造謠言的基本要領是“不可查證”。沈陽,東北之都,遼陽、鞍山、本溪、撫順、鐵嶺等距離分布周邊,中國最標準的超大城市群,6000人的集中營,就藏在車水馬龍的大沈陽?如果他說集中營藏在東北某個深山老林中,周圍有武裝守衛,不接受任何訪問,就像魯迅說的,造謠者搖著頭說“壞極壞極”,不說壞在哪里怎么壞,殺傷力才會無限大。

記者成群結隊來到位于蘇家屯的遼寧省血栓病中西結合醫療醫院訪問查看,“把個沙家浜像篦頭發似的篦了一遍”,也沒找出法輪功說的人,不用說6000人,個把人也沒有,不是“阿慶嫂”把法輪功分子藏起來了,根本不存在的“人”,阿慶嫂往哪里藏他們?傳說中的“焚尸爐”更杳如黃鶴。記者沒抓到新聞,很失望,可是記者的職業道德不允許他們無中生有。2006年4月14日,美國國務院發言人肖恩·麥克康瑪克聲明,對于中國東北某地有一處集中營監禁法輪功學員并摘取其人體器官的報道,美國經派員實地查看沒有發現任何證據可以支持上述報道。CNN、美聯社、華盛頓郵報、路透社、日本朝日新聞、渥太華公民報等媒體先后到這所醫院內醫院進行了實地采訪,所謂“蘇家屯集中營”謠言被徹底戳穿。

好不容易琢磨出這么一個金點子,不能輕言放棄,于是法輪功又與加拿大兩個大衛(大衛·喬高和大衛·麥塔斯)合謀,拋出了所謂“調查報告”,題目是:《關于指控中共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調查報告》,報告繼續污蔑中國政府大量非法摘取法輪功練習者的活體器官。既然是學術性的文件,就要拿出證據來,但是對李洪志來說很可惜,因為這個報告中所引述的謂證據和資料全部捏造,或者虛晃一槍,根本無法證實。兩個所謂“過得硬”的材料證人“皮特”和“安妮”,同樣也是捏造出來的。法輪功本事大,能憑空“制造”中國人,當然也能“制造”洋人。說“捏造”也不算很準確,原來真有一個人叫“皮特”,不過身份與他自稱的截然不同。眼前這位“皮特”曾自稱是“中共內部情報人員”,后來想想這個身份比較容易被揭露,就改稱是曾到大陸采訪過的“資深媒體人”。真實情況是:皮特是名旅美華人,原名約翰·卡特,是一個無業游民,作為失業救助,被安排在舊金山某教會工作,但因盜竊被解雇。法輪功需要所謂“蘇家屯集中營事件”的證人,不知他是為生計所迫,還是喜歡投機鉆營,總之順利被法輪功收買,出面作偽證。另一名重要證人“安妮”,自稱在“蘇家屯”生活過5年,說他的丈夫是蘇家屯醫院眼科醫生,參與了所謂的“活摘”。真實情況是:“安妮”原名安娜·劉易斯,加拿大籍,生活在加拿大渥太華新亞洲廣場附近,她和她的丈夫都沒有到過沈陽蘇家屯。

德國參議院德中委員會主席約翰內斯·普福魯克在接受西南德意志電臺記者專訪時指出,有關中國處死政治犯以摘取其器官的指責,是毫無根據的謠言。普福魯克說:“我們的情報機構組織進行了相應的調查,他們告訴我,這些說法雖然一再地浮出水面,但卻沒有證據去證明有這樣的事情發生過。這樣的謠言,我可以很具體地指出來,主要是有法輪功在背后造勢,但它并沒有根據。”他的結論是:“蘇家屯集中營”純屬子虛烏有。”“民運”領袖吳弘達得知法輪功拋出蘇家屯集中營的爆炸性“新聞”,發表了兩篇文章《法輪功蘇家屯事件之我見》和《我對于法輪功媒體報道蘇家屯集中營問題的認識及其經歷》。對法輪功宣傳的蘇家屯事件中的證人證言逐一進行了分析,并進行了調查,得出的結論是:這種宣傳不真實,不能說服任何人。王丹則斥責這種謠言“太離譜”。

法輪功堅信“謊言重復千遍即成事實”歪理邪說,所以,盡管全世界眾口一詞指出它在造謠,它仍然我行我素,對世界輿論充耳不聞,自顧自地喋喋不休。這樣戲碼2001年上演過一次,一直演到現在。法輪功癡信者天安門廣場自焚,二死二殘一傷,全世界都為之震驚,法輪功卻二十年如一日,堅稱那幾個自焚者不是法輪功學員,那他們是誰?法輪功說:都是中共演員!李洪志看古裝戲《貍貓換太子》,入戲太深,把自己也帶入戲劇的規定情景。可是,換出太子的那只“貍貓”,是死貍貓,幾個自焚者卻是活生生地在廣場自己點火的,中共有再大的本事,也很難找到這么多活的“貍貓”。作為自焚者是中共演員的的“證據”,法輪功說自焚者之一的王進東被搶救之后坐在地上做的法輪功“手印”不標準。假如,把李洪志按在地上,身上澆了汽油點燃,等他燒得半焦再撲滅他身上的火,看他坐在地上做手印標準不標準。可以保證,他的手印肯定不如王進東,因為王進東信法輪功,李洪志,則未必。五年后,“活摘”鬧劇也照此辦理。在世界輿論抵制、公眾普遍厭惡的情況下,法輪功加大宣傳力度,把“活摘”謠言拍成影片,如加拿大人李云翔導演的《活摘》和《血刃》,企圖繼續蒙騙世人。法輪功還把“活摘”編排成情景劇,搬上在“神韻”舞臺,在世界各地巡回演出。“大衛”還出版了兩本書,叫《血腥的活摘》和《大屠殺》,還有《新報告》。它的原則是:萬一有人相信呢。

大衛的報告稱,蘇家屯醫院的一位醫生兩年來“從法輪功成員身體上割取了約2000個眼角膜”。這意味著該醫生一天內要完成3例眼角膜移植手術,且兩年內每天都如此,沒有任何休息。這是任何一個有理性的人無法相信的荒謬的謊言。中國駐加拿大大使館2006年7月26日發布聲明,嚴厲駁斥這份報告:

“報告的作者對中國缺少起碼的了解。在報告電話采訪部分,通過所謂“完全合格的翻譯”,他們甚至犯了弄錯中國城市所屬省份的簡單錯誤。如把本應在河北省的秦皇島市說成在山東省,本應在湖北省的武漢市說成在湖南省。報告的真實性不得不令人產生懷疑。”

爱彩乐四川快乐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