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功20年十個“大動作”之六:“酷刑”展

2019-08-16 16:35:00
轉貼:
薄荷茶社

邪教處在陰暗的角落里,偷窺人類社會,總希望發現點正常人看不見的東西,當代文明社會,公開透明,偷窺所得實在有限。但看不到不等于不存在,法輪功以自己超常的感官,“發現”中共對法輪功學員動用酷刑。

既然叫“酷刑”,就得狠,狠得令人發指,狠得匪夷所思,刑罰計有30種之多。法輪功中識文斷字的不少,從邪僻變態的民間傳說中獲得關于酷刑的若干素材,全部嫁禍給中共。臆想隨意,如何落到實處,卻是個問題。法輪功組織“人才”濟濟,些許難題根本不是難題,這就要動用國內的法輪功力量了,于是不到半年,“中共酷刑展”呼嘯上市,在明慧網等法輪功網站展示。同時,“酷刑”的錄音、照片、受害人控訴等文字材料等制成展板,在城市繁華地帶展出,“神韻”還把“酷刑”編成故事,搬上舞臺。

酷刑展有很震撼效果的一組照片,幾個身穿制服的人揪著中間一人的頭發,在其指縫中夾著牙刷,手上滿是鮮血;一人后背上血跡斑斑,被五花大綁著蜷縮在地上,傳說中的“老虎凳”“披麻戴孝”……法輪功分子個個都是江姐,法輪大法似乎遇到了渣滓洞的“中美合作所”。這種勾當此前法輪功嘗試過,基本不成功:2001年海外法輪功網站紛紛報道說,偷渡到美國的中國廣西籍法輪功人員覃永潔在廣東遭中國警察迫害,導致三級燒傷,報道附有覃永潔的受刑的照片。后經有關機構多方查證,“覃永潔”其人并不存在,法輪功很狼狽,連辯解的借口也找不到了。后來法輪功發現了廖元華,制造的照片就比較逼真,更重要的是,廖元華實實在在是一個走路帶影子的真人。

“覃永潔”不存在,李艷華卻實有其人,不過她已經長眠了。李艷華是一個法輪功修煉者,患嚴重的糖尿病,但她堅持四處傳功“說真相”,散發傳單,因勞累過度暈倒在外,被村民發現,送到大石橋東環醫院,經搶救無效死亡。法輪功分子王長順、徐正強等4人攜帶照相機、螺絲刀、手電筒等工具進入東環醫院太平間,將法輪功人員李艷華尸體從冰柜里抬出放在地上,除去李的上衣,拍攝尸體照片,然后經過PS,炮制成所謂“李艷華被民警毆打致死”照片,供給明慧網。他們還將事先寫好的“李艷華被民警毆打致死冤魂不散”的標語置放在太平間。

“酷刑”照片還有另一種制造辦法。2013年5月2日,青島市公安局城陽分局流亭邊防派出所民警依法入戶調查,發現某一居室有十多個人,有人用紅色液體涂在他人身上,還有人躺在地上渾身“鮮血”,看似剛剛被拷打過,旁邊還有人手里正拎著木棒,另有人按住被打者阻止他反抗,這一切都被持相機者攝影留存。

這是法輪功頑固分子陸雪琴導演的化妝彩排,還沒正式上演拍照,就被人舉報了。

陸雪琴立功心切,指使人買了可樂,瓶裝和袋裝番茄醬,用來調制“血漿”,抹在“受害人”身上,扮演壞人的在他后背上一頓打。警方在現場發現用紅色顏料、番茄醬、可樂等調制而成的“血漿”,警棍、木板、繩索、膠帶、牙刷等“刑具”,用于拍攝、制作圖片的相機、電腦等設備及大量的法輪功非法宣傳品,光盤書籍等。他們還列出了打算拍攝制作的25種“酷刑”清單,看樣子是準備大干一場的。

青島這次破獲法輪功圖謀誣告案,由于作案未遂,不能確知由誰來充當“受迫害者”,另一宗誣告案已經落實,“受害人”是廖元華。

湖北沙洋人廖元華,因犯“組織和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被判處有期徒刑4年。2004年6月,廖元華刑滿釋放,與“法輪功”頑固分子的史麗萍、吳永紅等人密謀為明慧網提供所謂“大法弟子”受“迫害”的材料。原來明慧網幾年前就指示搜集這類材料,如果材料有爆炸性,廖元華的功績不小,加上他曾入獄這一項,功績更突出。廖元華不負重托,雇傭的刀筆客展開天馬行空的思緒,用生花的妙筆,依托野史稗說,寫成《湖北沙洋范家臺監獄對廖元華的非人折磨》一文,明慧網大喜過望,在顯要位置刊載此文,法輪功其他網站也全部轉載,標題也改為聳人聽聞《慘遭近30種毒辣殘忍酷刑折磨廖元華不畏強暴》

初戰告捷,小團伙興奮不已,3天后,史麗萍告訴廖元華,“師父”又有新指示:要有照片。

上帝說:“要有光。”于是就有了光。李洪志比上帝更偉大,他說“要有照片”,那就必須有照片。再說,搞來照片那還不容易!廖元華一伙當即緊鑼密鼓,有的扮演醫生,有的扮演同監所犯人,當然“獄警”也不可少。舞弄了大半夜,拍攝成功“架飛機”“蕩秋千”“鐵衣架打頭”等照片100多張,經過剪切、截取、拼接,“合成”17幅,2004年9月2日,明慧網以《湖北大法弟子廖元華在范家臺監獄所受酷刑示范》為題,配圖刊登了這17幅偽造的照片。

湖北省武穴市公安機關迅速展開偵查。12月2日,廖元華等11名涉案人員全部落入法網,“酷刑”鬧劇大白于天下。

爱彩乐四川快乐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