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功20年十個“大動作”之八:“清理門戶”

2019-09-06 14:52:00
轉貼:
薄荷茶社

李洪志生性多疑,成為“宇宙主佛”后,多疑變本加厲,風聲鶴唳,草木皆兵,不但“中共特務”遍地都是,法輪大法的精義也總是被歪嘴和尚故意念歪,財務、外聯、業務拓展、法會……睡不著覺的李洪志從床上一躍而起:“不行,得想辦法!”李洪志想到的辦法很直接:清理門戶。僅2011年至今,被法輪功邪教網站以《通報》《通告》的形式有名有姓開除的精進弟子就有劉鄭、楊X和jade x、王彤文、徐小明、法勻、劉洪昌等人。以往明里暗里被開除的弟子更多,如樊延瑜、鐘政、唐奇、簡百志、蘇昭蓉、楊為祥、楊為玲、巫明鑫等等。這些人都曾經是法輪功的精進弟子。

精進弟子怎么還被開除?李洪志開除他們的理由貌似高大上,實則一頭霧水。法輪大法“萬古以來沒有人講過的”,藏著“神仙都不知道的天機”,而李洪志又“不能講太明白”,要靠弟子們自己去“悟”。弟子們哪有李洪志的道行,保不齊會悟偏了,偏了就得被開除。法輪功重要媒體主編邱慶慶因為與李洪志和法輪佛學會在“清軍入關”等歷史問題上有不同意見,被指認為“中共特務”,予以除名。“奇人甲”“某某的先知”“空空無空”等曾十分“精進”的弟子,因為統一解答李洪志“真法”中“最難以解答,找不到答案的問題”,雖曾得到包括法輪功媒體在內的一些人的熱捧,結果還是悟偏了,上列唐奇、簡百志、蘇昭蓉、楊為祥、楊為玲、巫明鑫等人都是這樣的情況,分別被李洪志扣上“特務”的帽子,或者被判定為“亂法邪悟”之徒,果斷開除。

幾年的磕碰,法輪功內部分化出“四大家族”,分化就要內斗,凡是內斗,組織里的人們就必須站隊,李洪志的態度忽左忽右,大家不知道怎么站隊才能跟上師尊,于是一些“精進弟子”糊里糊涂就站錯了隊,后果很嚴重。樊延瑜、鐘政,曾組織領導多起針對中國政府的“反迫害”抗議活動,表現很搶眼,還曾在駐英中國大使館前絕食請愿,是“很有前途”的法輪功精進分子,他們對“佛學會”和法輪功第一媒體明慧網積累了諸多怨恨,更積累了佛學會和明慧網的諸多“黑幕”,不幸的是他們居然有自己的主見,更不幸的是他們還在學員中宣揚這種意見,他們說,明慧網學員的思想已經是被畫地為牢,禁錮在法輪功媒體所允許的思想范圍之內。出格一步就是亂法大罪。這還用說嗎,絕對不可以“出格”的,有這種越雷池的想法,就不再是法輪功弟子,于是被開除。王耀慶,曾于1999年底、2000年3月兩次組織澳洲及香港學員上天安門鬧事,被拘捕過,“領導者”加上“被捕”,有這兩條在法輪功組織里就是大佬級的人物,但他公開對抗佛學會。高層震怒,被扣上“中共特務”的帽子,人間蒸發。劉鄭等人因為對“佛學會”不滿,2010年在新西蘭創辦“人學會”,宣傳“人性至上”,與跟法輪功媒體分庭抗禮,也挑戰李洪志的“理論”,當然被開除。

多年經營,李洪志已經構筑了自己的“神權”體系,神權就是霸權,不容懷疑和挑戰,誰膽敢動這份“禁臠”!禁臠不用想,自有“好果子”給你吃——開除。2015年明慧網發布《通報》和《通告》,開除兩名弟子法勻、劉洪昌。法勻的罪責是在神韻藝術團門口搗亂,劉洪昌的罪責有三項:向學員要錢、用輕浮的語言挑逗多位女學員、打著師父家人旗號,建立非盈利組織,企圖控制歐洲的政治。真實原因是,這兩位弟子試圖挑戰李洪志的神權。劉洪昌想在歐洲自立門戶,想從法輪功體系中分出“歐洲塊”,做一個“藩王”。法勻想全面控制“神韻”,從李洪志手里奪過“神韻”這塊牌子,他自認為“神韻”在他手里才更有神韻。劉洪昌名聲顯赫,一個“很有前途”精進弟子。2006年,劉洪昌從大陸被“營救”至荷蘭定居,秉承法輪功的指示,到處宣揚在大陸被“迫害”的經歷,現身說法,很能獲得一些聽眾,法輪功媒體對劉洪昌的宣傳報道連篇累牘。劉洪昌被開除,因人廢言,他以前“受迫害”的材料也統統不見了。

還有一類被開除的弟子,他們既沒有挑戰“法理”,也沒有站錯隊,更沒有去挑戰李洪志的“神權”,他們開除的原因只是法輪功想撇清干系而已。2013年被法輪功開除的王彤文和徐小明,便是典型代表。王彤文曾與法輪功頭號“醫學家”封莉莉一起,想從醫學的角度證明法輪功能治愈癌癥,并撰寫了大量顛倒事實的論文,曾多次得到法輪功媒體的贊許與宣傳。2009年,王彤文與徐小明一起在美國法拉盛建立起“全象學院”,學院宗旨是傳播法輪功的思想,但它也招收幼兒。很快,“全象學院”被指控涉嫌非法移民,美國政府拒絕了“全象學院”招收非法中國移民兒童的申請,《紐約每日新聞》做了全面報道。法輪功以“政治避難”“被迫害”的借口搞非法移民,這在西方民眾中嘖有煩言,王彤文、徐小明的行為卻把這種犯罪公開化和擴大化了,并且還涉及到兒童,這在西方社會更會引起嚴重關注。“全象學院”是法輪功的大動作之一,學院的設計和運行都經過法輪功高層,王彤文、徐小明不過執行人而已,但法輪功為了撇清與與這個事件的關系,否認他們的法輪功學員身份,不是開除二人,是說他們從來就不是。被“開除”的王彤文肯定體會到了開封法輪功自焚者的悲憤心情:忍受那么劇烈的痛苦,師父不但不認我們,反而說我們是中共演員!王彤文氣得想唱戲:“十幾年,鞍前馬后為你跑,出生入死為你干。好處沒沾邊,倒落得——滾蛋!我滾,我滾;再見,再見!”可是王彤文不想滾蛋,可能是溝通渠道不暢,她不理解法輪功和李洪志原是“揮淚斬馬謖”,竟然公開叫冤,2014年1月12日,她在Youtube視頻上公布了她曾經替法輪功站臺助威的三段視頻證據,意在自證身份,希望重歸法輪功組織,法輪功只得裝聾作啞。

開除有什么大不了的呢,如喪考妣?說這話的人那是白天不懂夜的黑。王彤文等十幾年追隨李洪志,全身心融入法輪功組織,離開法輪功,他們謀生都可能成問題。更重要的是,在“組織”里,他們擁有巨大的成就感,以及“榮譽感”,千人逢迎,一呼眾諾。比如日本的奧姆真理教,大批的博士碩士加盟其中,很快他們被提升為“部長”“省長”,在主流社會,他們終其一生,也很可能只是一個“課長”,還得運氣好。劉洪昌在大陸藉籍無名,在歐洲經營十年,居然有望割據一方成為諸侯。沒有法輪功,哪來的劉洪昌,哪來的榮華富貴?所以,打死也不走!

爱彩乐四川快乐十二